[容止格言有什么用]恐龙化石有什么用

容止格言有什么用篇1

1、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先来重复一个大家耳熟能详故事“夜郎自大”,具体的事情不用我描述大家也清楚,而我在阅读《史记·西南夷列传》发现了一个细节,书中描述了这样一段话:“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2、有些古生物已经逐渐融入了现代的作品中,如《秒速五厘米》中提到的欧巴宾海蟹"/>。

3、为什么我会说这个看似与今天题目完全没有联系的故事,其实这个故事包含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人的认知受到他本身生活环境的局限,而要不断扩展人类的认知,就必须不断打破这种局限!

4、古生物学有其迷人之处比如看上去像是外星的生命的古生物,著名的怪诞虫。"/>。

5、此外,以研究恐龙化石为代表的古生物学还具备独特的美学特征,并由此散发出特殊的吸引力,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抱着好奇之心,因为未知的事物可能给他带来收益或危险,这些遥远的古代生物自然不会给现世的人类带来什么危险,却如“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给人们带来某种神秘感,这种神秘不是完全不可见的神秘,而是部分确切,部分猜测的神秘,我们永远无法确切知道蜥脚类恐龙的脏器是怎样分布的,却依旧对它们的体态有着大致的了解,就是说我们永远也不会把一只阿根廷龙复原成猴子的样子!

6、这一小段话非常耐人寻味,滇国和夜郎国的最高领导人对汉使者发出了同样提问,而话里解释的原因,同样写的很明白“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这些国家与汉没有往来,也就不知道汉朝到底有多大!

7、本质上而言,恐龙化石的研究是古生物学的一部分,而古生物学的出现是人类探索自然,扩展视野,进行高度抽象化工作所需要而建立的学科,同众多基础学科研究一样,它们本身不能立即提供“实用”价值,但是为人类不断出现的新思想、新技术提供理论支持,是人类社会不断进步不涸的源泉!

8、好不夸张的说,现代社会诸多理论的构建,离不开人类视野的不断拓展,离不开在此不断拓展的基础上不断建立的、高度抽象的理论,蔑视这些拓展工作和理论建设工作,进而指责它们“毫无实际效果”的人,正是表明他们对人类真正的进步方法一无所知,新技术、新思想的出现不仅仅依赖于生产力的发展,更加依赖于人类视野、探索面的不断扩张,更新理论的建立和完善互相促进,而这些全新的技术思想往往是人类一代一代耗费无数时间、金钱、精力不断探索来的!

9、让我们庆幸的是,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早在古代,人类接触化石开始,就开始思索古代生物的问题,文艺复兴后近代科学的建立,让我们能在搜集众多的材料上不断创立新的理论来解释乃至改造自然界,甚至在大多数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不断重塑我们的文明。

10、反之,如果我们摈弃这些看似“无用”的恐龙化石之类的研究,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仅仅举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面对“人类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各个宗教经典上面早就给出了解释,可惜这些解释无不是借助于鬼神、精灵等等神秘的、超自然的因素,它们固然充满诗意,但是荒诞不经、经不起推敲,具有理性思维的人无法接受这样的解释,但是没有古生物的研究,直观的反应人类演化的材料如何获得,又如何建立大家普遍接受的理论?那样中世纪的古老宗教就会仍然会统治人类社会,为了教会本来的权力,它依旧会用自己的淫威来保证民众的愚昧!

容止格言有什么用篇2

1、被激发热情的人类同样关注恐龙类的文化产品的消费,如图"/>。

2、我不是古生物学和地质学专业出身,甚至不能算是一位优秀的业余爱好者,但我斗胆的向诸位介绍自己的想法,人类社会甚至生物界都有一条规律,不断的扩张,一直扩张到自己的无法扩张的极限为止,相对于动植物扩张仅仅限于数量的增加和种群分布更广泛不同,人类的扩张表现的更为丰富,不但在物质上扩张,也在精神方面不断扩张,不但在空间上扩张,也在时间的上面不断扩张,就对于恐龙化石的研究而言,这些研究属于古生物学的一部分,而古生物学为我们了解生命形成、演化等等问题提供了直接的研究材料,为我们了解古地理、古气候等等问题提供了间接的研究材料,有了更丰富的研究材料,人类的视野才能不断的拓展,才能为科学工作者的高度抽象化研究提供更多的材料,从而得出更多的理论。需要指出的是,这些理论并不一定就是真理,但是它们可以在将我们观察到的现象纳入到一种理性的模式当中,并且具有可证伪性,如果观察到的现象和理论不符,我们可以推翻它并建立新的理论!

延伸阅读

  • [了凡格言]袁了凡《了凡四训》经典语录

  • 朗诵老师教育格言

  • [职业规划书警世格言]暖通职业规划书.docx

  • [坚持让平凡变伟大格言]伟大寓于平凡作文.doc

  • [与世隔绝的格言]与世隔绝的说说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ulouke.com/shuoshuo/462.html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