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c特殊台词]舰C同人拾遗(1)后来的我们

舰c特殊台词篇1

1、【我们在等待着XX】。“代替我们永恒着。”。

2、或许,即使采用了这样的方法,终究也还是传达不到!

3、“我以前听说过这样的猜想,其实每天睡着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杀死了。醒来的那个自己不过是被填载了相同记忆的复制体,但因为相似的记忆,我们便以为自己是一直活着的。”。

4、“如果要去探究的话,一定很有意思吧。但不知怎么的,我一点都提不起劲来。大淀的那些任务书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明石的杂货铺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我从未见过的道具呢?再或者,和我们战斗着的深海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提督一消失,就再也没有看见她们的踪影呢?”。

5、在那个造船厂溺水后的几天。尽管母亲依旧是时常带着担心的目光怕我再做出出格的事,但我那“失足落水”的借口,大概也终于起到了作用。家里人终于打消了我是打算自杀的想法,允许我出门了!

6、我的喉咙紧张得吞吐着口水,直到这两串账号密码最终带我登录进了游戏的那刻!

7、脑袋已经逐渐放弃,就如同无数被鬼屋的咒怨缠上的普通人一样,我大概也只是被舰娘们的亡灵给束缚了吧。终究是逃脱不了!

8、听到林洁失踪消息的时候,正好是深夜。但我们依旧在社长打来的急电下,加入了搜索的队伍中!

9、新年来临,随之而来的是期末的苦行。课业的压力让我暂时忘却了社团与游戏。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敲响时,我才发现,林洁的座位已经空了许久了,那并不是偶然!

10、“你好啊,吹雪。”在港口的海岸,榛名姐轻拂着被海风吹乱的头发,向我打着招呼,“算算日子,想着你也是时候该来找我了。”。

舰c特殊台词篇2

1、“但我会一直等您回来”她答!“我可真是自私呢。”。

2、眼前的景象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就连刚刚沙滩上的女孩的脸,都已经渐渐模糊不清。腰间传来的温暖究竟是谁带给我的呢?回过头时,我只看到一位绑着黑色马尾的女孩,在怀抱我微笑着!

3、“究竟是为什么我们要”我的话语缓缓地冒出喉咙的那刻,我才发现,大概我是在颤抖着的吧!

4、在那天的最后,她向我展示了她的“次元理论”!

5、在定量的循环时间中,汲取上一个轮回的舰娘的部分回忆,剔除其中关于世界运行理念的部分,再注入相同的舰娘“二号机”体内,所制作的“全新人格”。那位舰娘在遥远的岛屿上开发了新的镇守府,以远征为幌子,进行着舰娘们的“世代更替”!

6、在寒暄并表达了感谢后,她就那样把试卷与讲义当成垫子,径直地邀请我在她一旁坐下!

7、代替我们的下一班远征队离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脸上似乎带着些悲壮。她们在夕阳的余晖中破开浪花,向着大海的彼岸疾驰着。地平线仿佛是张开的上下两颚,就这样把她们都吞噬在落日的味蕾之中!

8、虽然最终的结果是我连出了四只榛名而拿到了被众人嘲笑的“安慰奖”,但我还是觉得,我和她的距离更近了一点!

9、【一直在等待着】。“恩!”她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中的绳结塞进我的手中,“作为谢礼,这个就送给你了。”。

10、【3】。但我喜欢她这件事,又在它们之上,我无法说清的地方。像手腕间的脉搏,一直持续地跳动着,微弱却明晰!

舰c特殊台词篇3

1、在这里自杀,就可以改变什么吗?我并不知道。只是五年来每夜复现在我梦境中的林洁,都真实得让人怀念!

2、在不久后的傍晚,金刚姐也踏上了远征的旅途。回来后,依旧元气十足地逢人便打着招呼!

3、岁月依旧在无情地流逝,但这个地方却仍然停滞在那个冬夜。她把想传达的话语,都封存在了这个足以永恒的时空,跨越了五年的时光,通过那段莫比乌斯环的绳结,清晰又深刻地传达给了我!

4、但那将持续数百万年。雨依旧没有要停的迹象,但身体传来的寒意却让我开始有点意识不清了。无论几次点起的柴堆,还是一点温暖都感受不到!

5、【2】。从家里赶到这里,并不需要多少时间。但双腿依旧不由自主地在跑着。跌倒了,人滑落在路旁的阶梯上,被不知哪来的酒鬼砸碎的空瓶玻璃渣划了道伤疤,可我依旧一瘸一拐地来到了这里!

6、但榛名姐的语气,依旧是那样的平淡,仿佛并不是在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好像提督不会回来,并不跟今晚食堂的菜单改成了辣味咖喱有什么两样!

7、我想,我一定是喜欢她的。什么时候?哪里?怎样?这些都说不清的喜欢着。小孩子们喜欢甜食,夏天到了自然要去大海边玩耍,比起上课还是踢球更有意思也都是简单真实又无需理由的喜欢!

8、落日的余晖下,她向我露出了一个难解的微笑!

9、“毕竟,这片大海,是这么得宽广啊!”在最后,夕张姐伸展着双臂,独自消失在了黎明之下!

10、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吧。可是这里并没有关于她们的最后结局!

舰c特殊台词篇4

1、说起来,如果真像这段文字上所描述的那样,这里的舰娘与提督的关系,实际上也与生者与逝者的关系相仿吧!

2、那时,我正在造船厂的角落里,捂着大腿上的伤口找寻着她的身影!

3、【4】。深切的祈愿,也一定有传达不到的地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在运作着的。我抚摸着口袋的绳结,那是榛名姐交给我的,作为“初始舰”的纪念!

4、追求着已逝之人的背影,将自己陷于永恒的“回忆”之中,为的只是在梦中、在想象里,可以再见到心爱之人一面!

5、大概,这就是那个只会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电波女孩”,传达信息的方式吧。我几乎连扯带拉地将“8”字状的绳结暴力地破坏着,一团有点泛黄的棉絮从两端接口处显露,上面只是摘录着两串代码!

6、因为那无尽的想念,无论哪一方,都传达不到啊!

7、偶尔放学的时候,我们会并肩走回宿舍,聊聊舰C,也聊聊将来!

8、但回忆起来的时候,那已经是我最后一次与林洁对话了!

9、很久以前就思考过的问题,作为镇守府的总长,提督一定是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吧。但那或许是不局限于字面意思上的重要,提督与这个世界,似乎还有更深层的联系!

10、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在水中的时候,一定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在哭着,却感受不到泪水吧!

舰c特殊台词篇5

1、如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反过来说,我是不是又为了追寻什么才来到了此处呢?

2、“在永恒的时光中,也曾有许多舰娘和我并肩作战着。她们最终都在无限循环的生活中逐渐崩坏了。但,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也好,我也要继承着这个世界的意志,带领着这个世界的循环,直到再度见到他的那天”在落日余晖的笼罩下,榛名姐只是再度微笑着。西沉的太阳投射在她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上,散发着混沌的光芒!

3、但那将持续数万年。每到傍晚的时候,约莫都是远征队交接的时刻,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涵义,大概只是因为提督他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腾出些空来陪伴着我们吧!

4、第二个故事终末的微笑。“这个镇守府一定就是属于被抛弃的我们的,温柔的地狱吧。”。

5、那个名叫榛名的舰娘,最后究竟过着怎样的人生呢?

6、“虽然作为姐姐,但我还是没有那个孩子那么坚强啊。”。

7、无法张口的氛围,不知是惊恐更多还是难受更多的心绪,我紧握着绳结,才发现,榛名姐直到刚才的语气都没有过变化,一直都是平淡的语气!

8、我并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只是并不警觉地嗅到了危险的信号。停下步伐时,风从她的两颊穿过,额边零散的碎发在空中飞舞着!

9、终结绝不会到来!我只能继续归纳着这里发生的故事!

10、那么,榛名姐,一定也是一样的吧。但假如,一切的挣扎,仍无法换来提督的回眸。就算是无限的尝试,也一定有无法挽回的东西吧!

舰c特殊台词篇6

1、在那之后,愿望以一种扭曲的形式实现了。虽然回到了过往美好的日子中,资源也不再匮乏,但提督依旧没有回来!

2、此刻已经荒芜的镇守府,是否又意味着无限的炼狱,最终还是迎来了尽头,她最终也得到了解脱了呢?

3、从沙土中浮现出来的轮廓,像极了一个仰卧的少女。蜿蜒的痕迹描绘着她的躯干,就连面部的细节也惟妙惟肖!

4、那之后,我又回到了那条道路上,不知道走了多久。但不管怎么走,最后总会回到这个地方。那个沙滩的少女像是在嘲笑着我一般,就这样不断出现在我以为的终点方向!

5、“但是,那才不是残忍。有限的东西并不能做出真正的地狱,真正的苦难往往都是在永恒之中诞生。”。

6、我又何尝不是西西弗斯呢?我从没有见过真正的深渊,我仅仅只是在各类古典的文集中略读过类似描述的词汇。但我相信,那一刻,说着这句话的榛名姐望向远方的眸子里,一定也如深渊般暗邃吧!

7、可是,已经不能再仅仅沉溺于自己的幻象之中了,现在的我,只是由衷地想去陪她,陪那个已经被大家遗忘了的她!

8、“如果林洁同学还在的话,也一定像我们一样到了踏入社会的年纪了吧。”。

9、概率虽不明确,却显然并不容易出货。攒了许久的资源在刚刚连出了三发四个小时的榛名之后,也逐渐要见底了!

10、老旧的告示牌孤寂地耸立在无人的平地上,斑驳的落漆让一些文字已然变得难以辨识。没想到这柄伞状物下居然还有这样一座荒废的镇守府,或许就像告示上说的那样,它就在这里等待着谁吧!

延伸阅读

  • [莉拉经典台词]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经典台词语录对白大全

  • [电影台语台词]电台语录表白的

  • [群口快板赞社区台词]俺农村教育新事多音乐群口快板

  • [求婚的电影截图加上经典台词]求婚的经典语句

  • 晚祭馨香台词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ulouke.com/qingchun/842.html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